上海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神御丹尊 第98章 ,默契。

来源: 分类:二次元 查看:3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神御丹尊 第98章 ,默契。

“小鬼,上來,你坐在我的背后只需要不断的攻击就可以了,其他闪避与抵挡招式就全部交给我,一定要把这九环朱腹给杀了,。”一矮身,白泽就让沈清凡坐到了它的背后,而沈清凡也不谦让,直接翻身坐上了白泽的背后,同时,这九环朱腹也已经停下了狂暴了,

“要上了,。”

一声怒喝,白泽四脚一蹬,就立刻化为了一道白色的影子,载着沈清凡朝九环朱腹疯狂冲击而去,面对白泽的冲击,九环朱腹双眼爆发出了深沉的杀意之后,下一刻,无数的血红色电光,就铺天盖地的向着沈清凡与白泽轰來,

看见那几乎把整片天空都完全遮盖住了血色雷光,沈清凡顿时就感到心中一凛,明显,这九环朱腹已经完全疯狂了,或者应该说是完全被激起了怒气了,现在九环朱腹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就是把沈清凡与白泽用这血色的雷光电成飞散的蒸汽,

“我说了你只需要攻击就可以了,这些事情交给我來。”就在沈清凡举剑要施展剑法抵挡那些漫天而來的雷光的时候,白泽却是在这时候开口了,虽然不能说是心灵相通这么夸张,但沈清凡坐在了白泽的背后,一些想法还是能够让白泽清楚的感受到的,所以沈清凡想要迎击的想法,立刻就别白泽知道了,沒有废话,白泽只是怒喝了一声之后,就带着沈清凡闯进了雷光之中,

沒有任何的身法辅助,但白泽的脚步却是比任何的身法都要精妙,身体腾挪跳跃之间,白泽轻松的就能够避开了那些看起來密不透风的血色雷光,即便是有时候无法避开,蓝色的冰晶之盾也会适时间的出现,为白泽与沈清凡抵挡住了落下的雷光,而骑在白泽上的沈清凡,却是半点不因为白泽那灵活而夸张的动作感到有所颠簸,完全就是四平八稳的坐在了其上,

说时复杂,实际上却是并沒有太多的动作,只是几个腾挪闪烁,白泽就轻松的穿出了漫天落下的雷光之,说实在,即便是不及九环朱腹,但白泽的实力却是实打实的,或许单对单无法绝对获得胜利,但白泽有心缠战的话,九环朱腹姓要轻松胜白泽也是难上加难,更别说白泽完全放弃进攻而是只想着躲避与抵挡了,这样一來的话,九环朱腹想要轻松的杀掉白泽,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借着白泽的活跃,沈清凡很快就骑着白泽进入到了烈阳剑的剑气范围之内,沒有任何的犹豫,混沌元气激发而起的同时,沈清凡就离开祭出的烈阳剑的剑气,下一刻,手中的魔剑一转,烈阳剑气就直接电射向了下方的九环朱腹,

即便是处于狂怒之中,但九环朱腹的感觉还是极为灵敏强大的,或许应该说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九环朱腹的感应才更加的强大,感受到了沈清凡斩來的烈阳剑气的强大,九环朱腹就立刻喷出了一道血红的电光直冲烈阳剑气,这血红的电光不单把烈阳剑气冲破了,更是直向沈清凡与白泽飞射而來,

‘飕,,’

身影如电,白泽只是脚步一腾挪,就轻松的避开了那道血红的电光,而沈清凡也确实是半点不想防守或者闪避的事情,全心的只想着攻击,所以在白泽身体一闪到了更近九环朱腹身体部分的时候,沈清凡的第二剑烈阳剑气也已经飞射而出,

一人一兽的组合,无疑让九环朱腹感到了危险,那是因为无论是沈清凡还是白泽,这对组合都能够无条件的相信对方,沈清凡全心相信着白泽能够在九环朱腹所布下的强大攻击之下,完全保证自己的安全,所以沈清凡就能够专心致志的想着进攻,而白泽也全意的相信沈清凡的招式能够让九环朱腹受伤甚至杀死九环朱腹,所以也完全不想进攻的事情,也不把力量耗费在进攻只上,只是载着沈清凡闪避着九环朱腹那仿佛无穷无尽的进攻,

再次而來的烈阳剑剑气,让九环朱腹感到了危险,一片血红色的电光之横在了九环朱腹的身前,下一刻,烈阳剑气就撞在了这其上,只是一瞬之间,巨响爆发,强大的烈阳剑气瞬间就把那环绕的血红色电震碎,而这也是九环朱腹与沈清凡对攻以來,第一次使出的不是以攻对攻而是防守的招式,

巨响爆发,由于周围弥漫的冰霜气息,所以双方的力量爆发之后,无数的水蒸气就开始升腾而起,水蒸气可不单是水蒸气这么的简单,水蒸气还是绝妙的障眼法,就在水蒸气升腾而起的瞬间,沈清凡的第三道烈阳剑气就随之使出,显然想不到这么强大的剑气,沈清凡居然能够连出三道,大意了的九环朱腹顿时就吃到了苦果,强大的烈阳剑气落在了九环朱腹的身上,顿时就把九环朱腹的一大片蛇身炸的鳞开肉溅好不恐怖,鲜血更是犹如红色的溪流一般,从九环朱腹的身上流淌而出,

“虽然说我的烈阳剑气能够对它造成伤害,但这样炸的话要炸到什么时候,即便是我也不可能把它那庞大的身体全部炸掉吧。”沈清凡并沒有把烈阳剑气朝九环朱腹的头上轰去,一來,要是向头上轰去的话,那几乎可以百分百的肯定,招式不可能落在九环朱腹头上,二來,沈清凡曾经在九环朱腹的头上,准确來说是嘴部之内处使用过了龙斩九霄,如此程度的攻击,居然破不开九环朱腹的上鄂,这让沈清凡对九环朱腹的头部的坚硬有了直观的认识,

“放心吧,我会想办法把你送到九环的花纹上的,你到时候就猛攻九环朱腹那九圈金纹的地方,想來那地方,那地方才是九环朱腹的要害所在,不然即便是头碎了,那九环朱腹一样能够随时间重生。”

听到了头碎了还能够重生,沈清凡就不由自主的感到背脊一阵的发凉,面对这样的家伙,恐怕谁都是要一筹莫展的,连头碎了都能够重生,这不是开玩笑还能够是什么,

不过还好的是,九环的地方似乎就是弱点所在,而实际上,沈清凡更宁可弱点之处是那九环的身体处,毕竟那蛇头的坚硬沈清凡还真是要想办法才能够轰掉,至于那九环,所在的是身体腹部处,而烈阳剑气已经充分证明了,能够把这九环朱腹坚韧的身体轰开,

下方的白泽又一次加速了,这次奔跑,沈清凡甚至够感到周围的景物开始出现模糊,而因为痛楚而更愤怒的九环朱腹,见白泽冲來,就更加疯狂的向着白泽喷射电光同时,巨大的蛇尾也不断的朝白泽扫來,但正如之前所说的一般,白泽完全放弃了进攻只是专于防守与闪避的话,就是九环朱腹也休想要短时间之内解决战斗,

而且,九环朱腹这乱挥尾巴,更是给白泽最好的落脚之处,白泽可以借着这挥來的尾巴跳跃而起,几个跳跃起落,白泽就把沈清凡带到了上方,而沈清凡的眼前,就是那直排的九环所在的腹部处,

“烈阳剑,。”

烈阳一般的剑光再度爆发,下一刻,烈阳剑气就再度朝着九环朱腹电射过去,而且这次的烈阳剑气可不是好像之前一般的一剑一剑简单释放,而是瞬间环绕三圈,三道剑气几乎是无间断的释放而出,窜连而出的烈阳剑气威力也是不断的递增,就在一瞬之间,三道剑气就相继落在了九环朱腹腹部的一个金环之上,下一刻,连番的巨响就爆发而出,

‘轰轰轰……’

三声巨大的声响一声比一声更加的巨大,飞散的水蒸气,依然遮挡不住这九环朱腹被炸的凄厉惨叫,身体开始倒下的情景,之前无论怎么伤这九环朱腹的身体,这九环朱腹都只是怒吼而已,而这一次九环朱腹居然惨叫了起來,而且身体还向后倒了,看來,这九环之地,确实是这九环朱腹的要害之处,

带着沈清凡,白泽几步就窜到了倒下了的九环朱腹的身上,九环朱腹即便是倒下了,体型依然庞大,与九环朱腹一比,白泽就犹如是站在大象旁边的一只小狗而已,当然这只是体型的对比罢了,力量之上的对比,白泽可不比九环朱腹差上多少,

只见九环朱腹被沈清凡剑气所伤的地方,已经变的一片的血肉模糊,由于沒有鳞片的保护,所以这地方更是伤的严重,三道烈阳剑气,差点就把九环朱腹当场炸断了,看着那严重的伤口,沈清凡却是并沒有感到欣喜,反都是有一丝疑惑升起,疑惑越來越大,下一刻,沈清凡就立刻喊道:“不对,赶紧离开,是陷阱。”

沈清凡的话才刚落下,一阵强烈的劲风就直接扫向了白泽,只來得及把冰盾凝结起來,下一刻,一声清脆的冰块碎裂之声响起,白泽与沈清凡就直接被九环朱腹粗大的蛇尾扫了出去,而九环朱腹也在瞬间扭身而起,朝被扫飞的白泽与沈清凡,露出了狰狞无比的神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