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萬古劍宗第十九章既有我在人人皆可得道

来源: 分类:二次元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11月10日

  万古剑宗 第十九章 既有我在,人人皆可得道

  第二天一早,林祜照平常的时间来到了藏剑阁中

  不出所料,十五个少年端坐其中

  林祜先是看了一眼周苦,发现精神还好,也放心了下来

  而后林祜径直走到万屠虎面前,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万屠虎再次不解地睁开眼睛,也看着林祜

  又是一会尴尬的对视与沉默,林祜一脸无奈,万屠虎一脸疑惑

  林祜再次叹了口气,说了一句:“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问我”转身上楼而去……

  第二天,楼上林祜悟一十二把剑,楼下无人入道

  第三天,楼上林祜悟一十一把剑,楼下无人入道

  整个藏剑阁一层的气氛越来越凝重,晚上一起回外谷时,少年们已经开始逐渐沉默,焦躁与紧张开始出现在少年们的眼中

  这是第四天早上,林祜照例进门,照例蹲到万屠虎面前,照例对视了一会,懒洋洋地说:“有事可以问我,我先走了”林祜转身就要上楼而去

  楼下的万屠虎犹豫了一下,竟然开了口:“师兄,我有一事相求…”

  林祜猛然转过身来,一脸狂喜,盯着万屠虎,双眼放光,不等万屠虎把话说完,抢着说道:

  “万屠虎,蜀山剑阁的规矩,在藏剑阁悟道这一关的时候全看个人天赋资质,旁人不得指点但是我们之前在听风楼有约在先,你现在又如此求我,以当初的承诺相威胁虽然可能被处罚,但是我不得不说一些我自己的见解与你听了”

  林祜一脸的开心舒畅,话说的是又急又快,好似憋了许多天一样,浑然不管呆若木鸡的万屠虎,自顾自说道:

  “这结种入道,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所谓结种,我们剑道上就是结成剑道之种”

  “就像我们栽花种树一般,丢下一颗种子,施以肥料,日后等待其长成”

  “这对剑的理解就是种子,这茫茫剑气就是肥料”

  “只要顺应自己的心意,找到符合自己心境的剑,便能相对容易理解剑意由此,便能相对容易的栽下剑种”

  “所以我们蜀山剑阁第一关是问心要修剑,先修心”

  十五少年已经全部傻掉,呆呆的望着林祜

  林祜说的越来越兴奋:

  “栽种入道,然后凝练剑意,这是蜀山剑阁顺修之道”

  “但是还有一种补先天之不足的逆修之道”

  “那就是先凝练剑意,再以剑意做剑种,栽种入道”

  “此乃后天向天争宠之路,一旦成功,可以补先天之不足,成后天之才”

  “我这两年没做别的,一直在研究剑理,感悟剑意我认为,只要先找到适合自己心境的藏剑,然后不断接触,研究剑理,用心感悟剑意,就能很容易栽种入道甚至不经意凝结剑意成功,完成逆修之道”

  “但是有个死结,你知道是什么”

  林祜眨了眨眼,望着万屠虎一直很从容淡定的林祜此刻有些得意,倒像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了,毕竟这是他两年多来不眠不休、生死之间的收获

  万屠虎摇了摇头,周苦摇了摇头,公孙清芷摇了摇头,甚至项云天,也摇了摇头所有人都茫然地摇头表示不知

  没有人反应,林祜稍微遗憾,不过仍旧振奋的说道:“死结当然是因为剑多啊这么多剑,你如何寻到适合你心境的剑剑气剑意混在一起,十天内根本没有时间一一辨别更不要说找到之后还要花很多时间来慢慢感悟但是――”

  林祜略作停顿,一脸兴奋地望着大家

  众人仍是一脸呆滞

  仿佛一位拥有曼妙舞姿的绝世歌姬遇到一群瞎子观众,仿佛一位绕梁三日余音不绝的琴师遇到一群聋子听众,仿佛一位不眠不休努力码文的作者遇到一群不评论不收藏不推荐“三不”的读者

  林祜的兴奋有些被浇熄,略微有点羞恼:

  “但是,但是有我啊我这两年多来阅尽六千五百,不,马上六千六百把剑了我可以很容易地寻来你们相适应的剑剑不在第一层也不要紧,虽然你们被限在第一层,但是我可以走动啊没人说不可以把剑拿下来吧白天我把剑背下来,晚上再背回去不就行了尤其是你们,你们受过了问心剑,代表你们心志坚定,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这样你们十五个人不敢说人人入道,但是至少十个八个吧,或许或许还会有逆修成功”

  “我们这一届,将是蜀山最辉煌最耀眼的一届”

  林祜挥舞着拳头

  众人仍是一脸呆滞,脑中一片混乱藏剑阁入道可以这样过顺修逆修有机会成后天之才最辉煌的一届

  天才天才,谁说林师兄不是个绝世天才

  ……

  看到众人呆滞的样子,林祜的热情被彻底浇灭,心想自己可能做错了什么

  林祜掏出了自己的那本蜀山剑典,从背面翻开,发现同样密密麻麻写满了字,怏怏说道:

  “从问心剑典那一天开始,我就记录了大家的行为表现,然后又请教了问心剑一脉的师兄们,花了点时间做了些推衍,希望借此体会大家各自的心境,找出大家所适合的剑”

  “这几天我和大家接触的越来越多,又将一些略作调整虽然并不一定完美契合,但是应该所差不多”

  看到众人还是默不作声,林祜彻底有些蔫了:

  “其实大家可以相信我试试看没事的反正都是领悟剑,就算错了也不会有问题的唉,大家等等我”

  林祜走上楼去,有些垂头丧气

  对照着自己的记录,林祜在藏剑阁里爬上爬下,找到了记录中的十把剑

  感受到熟悉的气息,这些剑并没有反应剧烈,最多也不过微微一颤,略表抗议,就顺从的被林祜从各自的楼层搬到了第一层

  这些剑,没有融于头顶的星河中,只在半空中悬浮着

  林祜擦了下额头上的汗,对于一个还没有修为的胖子,来回的攀爬楼梯无疑是非常非常吃力地运动

  林祜望着头顶上的星河剑海,耐心地从里面又抽出了五把剑

  十五把剑,悬浮在林祜面前

  十五把剑,散发着各式的剑气,或刚猛或柔弱或清澈或暴虐,种种不同,相同的是每把剑都是有历史有灵性有傲气的蜀山藏剑阁之剑

  团团剑芒,映着林祜有些苍白的脸

  忽然之间,沉默的少年之中传来了啜泣声这啜泣声像瘟疫一般,传染蔓延,大厅里的少年们已经哭成一片,公孙清芷已经是哭的梨花带雨冷漠的周苦,眼睛也已经泛红

  望着这群少年,一贯从容淡定的林祜有些显得手足无措

  接着,少年们集体向林祜冲了过来,将林祜团团围住

  “怎么了怎么了你们要干嘛”林祜看到失态的少年们有些恐惧

  不知道人群里谁喊了一声“起”

  众人一把抓住了林祜,你抓住胳膊,我抱住腿,用力将胖子林祜抛在了空中

  “林祜”“林祜”“林祜”“林祜”“林祜”……

  少年们已经破涕为笑,大声地呼喊着,声嘶力竭,响声动天

  林祜明白了这些师弟们的善意,也是呵呵笑了起来:“快把我放下吧,我好晕啊虽然我这么胖,摔下来或许是不疼的嘿嘿”

  林祜回到了地面,众人望着林祜,眼神中是崇拜是感激

  这些少年们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历尽千辛万苦,百里挑一,最后进入了蜀山藏剑阁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但是同样的是每个人心里都有梦

  或为了自己,或为了家人,都有成为蜀山弟子的理由

  但是进到藏剑阁,四天的冥思苦想,未见寸功

  少年们这才开始认清现实,明白了入道之难,明白了为什么三年前的蜀山为何一名新弟子没有,明白了为什么十年里一千多和自己同样优秀少年,最后只有五名得以拜入蜀山

  梦,渐渐破碎希望,渐渐变成绝望

  然而,现在,在这次蜀山剑典之前素未平生的林师兄,告诉他们,他一直在默默观察他们各自的心境,然后耗费心力进行推衍,不牺为他们触犯了蜀山的部分规矩,无私地为他们讲解自己的感悟,爬上爬下的收集藏剑

  然后告诉他们,他们中十有八九可以结种入道甚至甚至还可以修那逆修之道,从此成为后天之才,前途无限

  如果这些是你的父母爱人所做,你或许会感到理所应当;如果是你的亲戚朋友所做,你或许会感到感激涕零;但是,现在做这些的,只是他们的半个师兄

  望着林祜清澈的眼神,少年们知道林祜做这些,或许只是因为他觉得作为师兄应该去做或许只是觉得和万屠虎有承诺,帮一个是帮,那不如全部一起帮

  林祜可以云淡风轻,不以为意,但是少年们不行,因为这改变的,是一个人或者是一家人,甚至一族人的一生命运

  林祜望着众人的眼神,非常的不习惯看看一直站在一旁的项云天,虽然眼角也是发红,但是仍然倔强地站在那林祜竟然暗暗舒了气,生出了还好有一个正常的感觉

  “好了,虽然我说大家入道的几率会大很多,但是还是要争分夺秒”林祜正色道,“让我来把这些剑分一下”

  众人点头称是,一起退了一步

  “万屠虎,这把巨剑叫做杀生剑,和蜀山七剑之一郭纵郭剑主的绝灭剑是一对,并称杀生绝灭只是我还是喜欢你以后少做杀孽,只杀该杀之人”

  万屠虎郑重地点着头:“我答应你这是北漠白狼圣族万屠虎的承诺”

  “公孙清芷,这把剑叫做野花剑,虽然外表艳丽,但是内里确是有顽强不屈之意我,我觉得蛮适合你的”

  公孙清芷直直地盯着林祜,一句不发

  “周苦,我比较迟疑这两把剑选择,一把是冰心剑,可是那把冷的太像女子,不适合男人我最后选的是这把,叫做天子剑,同样是冷,但是确是天子一般孤傲之冷这把剑在记载中是百余年前某位姬姓皇帝大高手的配剑

  ,来历非凡我觉得蛮适合你”

  周苦脸色变了变,只是感觉更苦:“林祜,我,我可以也同时尝试感悟那把冰心剑么”

  林祜诧异了下,不过还是点头答应:“应该没什么问题只是如果你最后凝练剑意必须选择其一,现在却是不妨事”

  周苦恢复了常态,默默地点了点头

  “邵阳,这把赤炎剑,就满符合你的”

  “张子修,这把君子剑,适合你”

  “霍择,这把惊雷剑,直来直往,爆裂无双,最是适合你”

  “……”

  林祜将十四把剑一一分配,自己面前还有一把这把剑剑体幽蓝,浑身散发着水汽

  林祜捧着剑,走到了项云天身前,项云天背对着林祜,没有任何动作,肩膀微微颤动

  “诺,这是你的剑剑名,沧澜”

  项云天终于按捺不住,转头看向这把极美的长剑

  沧澜和汨罗,楚地故土最重要的两条长河楚国最天才最强大的修士,屈原,就陨落在其中之一汨罗江中

  项云天愤怒地望着林祜:“你是故意拿这把剑来羞辱我的”

  林祜平静地看着项云天:

  “我并不知道你从小受着什么样的教育,但是我也可以想象的出无外乎国仇家恨,无外乎灭赵复楚我赵人杀你楚人,你楚人杀我赵人这恩怨我无法化解毕竟我爹,就是其中杀你们最多的父债子偿,天经地义你仇恨我,我看你也不是那么开心”

  “今日我给你剑,是因为你是我师弟,我是你师兄明日你要杀我,是因为我是林祜,你是项云天理所应当到时你尽可以试试杀不杀得了我”

  林祜将剑递给项云天,等了一会

  项云天望着沧澜剑,手有些颤抖,终于还是接过了沧澜剑:“好,林祜,未来我饶你一次不死”

  林祜此刻哈哈一笑,豪气干云:“你如果动心杀我,我却不会饶你不死”

  说罢,转身离去,就要上楼继续去领悟剑意

  只听万屠虎出声说道:“师兄,我有一事相求”

  林祜不解地望着万屠虎:“啊,我把我懂得都教给你们了剑也分完了我们的承诺完成了啊”

  万屠虎悠悠答道:“师兄,最近都是吃菜,我好久没吃肉了我想吃肉”

  林祜瞪大了眼睛:“我等了你四天天天等你要求我来兑现承诺你你刚才是准备给我提这个要求”

  万屠虎无辜的点了点头

  林祜再也无法从容淡定,如五雷哄顶,只觉得一阵气血翻腾,想了半天,憋出一句:“你家蛮公真的是一点没说错你不说话,真的是显得聪明了很多”

  说完气鼓鼓的继续上楼,只觉得这样放过这小子实在太便宜,停下来说道:“呵呵,如果你第一天就开头说想吃肉,是不是你们现在全部都入道了”

  众人包括项云天,看万屠虎的眼神已经有些变了

  “嘿嘿,假如你再憋几天不说话,或者刚才说话说的快一点,堵住我说的不知道现在又是什么结果”

  林祜补了一句,看也不看万屠虎

  众人看向万屠虎的眼神彻底改变了,包括公孙清芷,都摩拳擦掌面露凶光地盯着万屠虎

  天不怕地不怕的万屠虎,忽地感觉有些冷

苏州好的牛皮癣医院
亳州治疗前列腺结石方法
云浮治疗精囊囊肿方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