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现实

我在末世有套房 第一百零二章 电子人与虫

来源: 分类:现实 查看:1次 时间:2020年04月01日

我在末世有套房 第一百零二章 电子人与虫

终于结束了,江晨回到了动力装甲那,从备用箱中取出了两块板砖大小的铝热剂,然后回到了大厅内。

将铝热剂扔在了那运转着的超级计算机上,他按下了手中的起爆装置。

灼热的火花顷刻融掉了那钢制的骨架,整台科技的结晶,就在这绚烂的火光中融化。跳动的浮点数消匿了,象征着另一个世界的崩塌。

江晨静静地点了根烟,默默地欣赏着这不怎么璀璨的烟火。

火光中他不禁看到了陶婷婷、赵鹏、同学、还有乔恩......

最先开始消匿的是16年的虚假记忆。他现在已经都记不得虚拟世界中,他那“名义上的父母”是谁了,那些儿时的伙伴是谁......

没准过段时间,连那5日循环间的面孔都会蒙上一层白雾吧。

不过如此也好,至少不用为那虚妄的存在烦恼了。

存储着人工智能“生命”与游戏数据的硬盘虽然毁掉了,不过处理器等运算设备还是被他保留了下来,事先扔到了储物空间中。以后弄个虚拟实境的游什么的,应该用得上那玩意。

扔掉了烟头,他走向了那个被绿色液体所充满的培养罐前。

“嗯,怎么打开呢?”

挠了挠头,他叹了口气,然后伸出手指将能戳的按钮都戳了一遍。

“卧槽,还真奏效了?”

绿色的液体开始缓缓下降,插在少女体表各处的管子也纷纷收回。随着水位的降低,少女缓缓地以鸭子坐的姿态坐在了地上,倚靠着后部的管壁。

银发肤白,纤细而柔弱的娇躯,仿佛是严格按照黄金比例“设计”而成的。或许是因为在设计外观时过于追求艺术性的完美,反而导致她的容貌有种不真实的梦幻感。

就如同魔幻世界的精灵?不过她的耳朵到不是尖的。

“嗯......要不给她准备件衣服?”江晨想了想,打开了储物空间,从中取出了另一件防化服。虽然有些大了,但将就下应该没什么问题。

至于他为何如此冷静。那自然是因为这贫乏的身材没啥可看的。即便颜值确实高的吓人,但他见过的美女也不少了。

嗯,身材的话大概也就是介于姚姚和阿伊莎之间的水平。

“呕――!”

少女毫无预兆的睁开了双眼,猛地呕吐了起来。

绿色的液体从其口鼻中一齐喷出。洒到了江晨的鞋上,吓得他赶忙往后退了一步。

“咳咳,呕――!”少女很没形象地使劲用手拍着胸部,有些困难地将食道和呼吸道中的培养液给呕了出来。

嗯......似乎不是食物?那么应该也没那么恶心了。

江晨瞅了眼鞋尖上的绿色液体,抬起脚轻轻甩了甩。不过这液体似乎还有些黏性。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弄得。

少女清醒了过来,微眯着许久为睁开的眼睛,缓缓适应着周围的光线。

可当发现江晨时,她突然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向后缩了回去。

总感觉,这个身子向后的坐姿似乎更加的不妙了......没有草丛?

“男,男人?!”

“嗯?没错,不如你先把这件衣服穿上在说话?”江晨耸了耸肩,然后递出了手中的防化服。

“低等生物。”嘀咕着骂了句,少女表情嫌弃地伸出了手,然而却发现那个男人将衣服收了回去。

“你。你干什么?”察觉到他脸上表情有些不善的她微微有些惊恐地向后缩了缩。

江晨眯着眼睛,掂了掂左手中的衣服。

“你叫我什么?”

“低等生物!难道不是吗?”少女虽然害怕,但依旧倔强地龇了龇牙,瞪了回去。只不过那双手似乎有些忙不过来了,遮得住上面就得露了下面......

“哦?你就这么对待将你从囚笼解放出来的恩人?”江晨眉毛挑了挑,笑道。

人工智能已经消灭了,细菌的“培养皿”也被摧毁了,上面的战斗也该结束了吧。反正有的是时间,他突然就想好好调、教下这个脾气恶劣的少女。

低等生物?这算是骂了我吧?

“难道不应该吗?”少女硬着脖子扬起了头,狠狠地瞪着江晨。“我,我告诉了你线索,你放我出去,这不过是很正常的交易。”

虽然脾气似乎挺倔强。语气也很硬气,但你肩膀抖什么啊?

江晨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哦?你仔细想想,我们做过什么约定吗?”

“当然是――!”然而这句气势汹汹的话语刚出口,少女的声音却是卡住了,表情僵硬了起来。

“这,这不是显而易懂的吗......还用说明吗?”她的语气明显弱了下来。

她突然反应了过来。似乎还真没做过什么约定。

“哦?你难道不知道废土上的规矩吗?”江晨笑了笑道。

“规矩?”少女愣住了。

“如果我救了你,那么按照规矩,你就是我的奴隶。”他的脸上露出了恶魔一般的坏笑。

这坏笑是和孙娇那小妞学的,虽然学不出她那调皮的味道就是了。

至于什么规矩?那是扯淡......不过说起来,在末世被救的话,其实和被俘虏没什么区别吧。

“俘,俘虏?”少女的脸色唰地变成了惨白。

“没错,俘虏。”

“你,你要对我做什么?”少女的嘴唇轻微地颤抖着,小腿不自觉地往后挪动,然后她的背早已贴紧了那冰冷的管壁。

“我?自然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比如.....”江晨的脸上那恶魔般的笑容越来越盛了。

太有意思了!他突然发现自己s属性快爆表了。

“不要过来!你这只淫、兽,色、魔,qj犯,变态――!”

少女陷入了崩溃,歇斯底里地尖声喊道。

江晨表情尴尬地僵住了,嘴角抽了抽。

这货绝对是有被害妄想症吧?我可啥都还没做......

“诶?”

少女愣愣地看着扔在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用泛着泪花的目光呆呆地望向了江晨。

“比如,教会你礼仪。既然我救了你,你至少老实地给我说声谢谢。”

少女咬了咬牙。低下了头,用衣服遮住了自己的娇躯,很是屈辱地轻启了小口。

“谢,谢。”

这声音要多僵硬有多僵硬。就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似得。

怎么道个谢就这么难呢?

江晨叹了口气。这要是把她扔到外面的世界去,只怕得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这么冲的脾气,简直是诱人犯罪啊。

毕竟现实中可不存在什么“安全区”,就算躲在屋子里也可能有人来找你。

“你叫林玲吧,重新认识下。我叫江晨。可能样貌和虚拟世界中的有点不同。”

林玲很没礼貌地没有理他,只是警惕地上下打量着他。

“编号x71291呢?”

“它啊,被我弄死了。”江晨耸了耸肩,然后下巴向那堆废铁渣扬了扬。

一瞬间,林玲的脸绿了。

“什么!?你疯了?你知道那是――!”

“20多年研究的结晶,3000余人命换来的数据,对吗?”江晨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尖声的怒吼,然后看了那对废铁一眼,“它从一开始就不该存在,所以我毁了它。”当然。处理器有点用,所以留下来了。

林玲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声音充满了委屈。

“那你也不能......”

“你倒是挺有趣,难道被胁迫出快感了?要不我以后干脆就把你当个奴隶虐待算了,要不要戴个项圈?”江晨挑了挑眉毛,看着那梨花带雨的表情,肆无忌惮地笑道。

“你――!”那张原本恢复些血色的脸又苍白了起来,眼前这男人脸上的表情让她回想起了自己此刻的处境。

“总之我就是毁掉了,”江晨叹了口气,他也不打算继续和她浪费时间了。“你穿好衣服,然后我带你离开这。”

“离开这......对了!播种船出发了没!我的父亲他在上面,他肯定会等我的,不行。我得赶快赶到酒泉发射中心。你送我过去,我可以让父亲想办法给你弄张船票。”林玲脸上的表情不断地变幻着,时而发抖时而焦急,到了最后甚至利诱起江晨来。

然而江晨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丝毫没有出现林玲预料中的那种欣喜。

“你是真疯了还是假疯了,现在都几几年了?”

“几。几几年?”林玲呆愣着开口道。

“2190年9月中旬。如果你说的是世界联合组织发射的六艘‘播种船’的话,应该是2176年就发射成功了。”江晨脸上的表情有些玩味,挠有兴趣地看着林玲脸上渐渐崩溃的表情。

“这,这不可能......”她的双目动摇着,抓着防化服地手都渐渐松开,颤抖着捂住了自己的脸。

待在虚拟世界中对现实时间的稀薄感可是很强烈的,虽然她也意识到了自己可能待了很久,但却没想到这个数字是十几年!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们口中的精英们遗弃了这片土壤,去祸害别的星球去了。”江晨耸了耸肩,老实说他不是很在意这个时空发生的事。

虽然这种祸害完自己老家,跑到外面去享福的做法,总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既视感。

“父亲他......居然抛弃了我。”林玲的双目中聚满了泪水,那纤细的肩膀颤抖着,抽泣着。

江晨沉默了。

老实说,虽然调戏美女很有趣。不过他还真有些受不了眼泪这种东西。

犹豫了片刻,他叹了口气。

“或许,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是给这片土地留下了希望也说不定。”

“诶?”林玲将泪眼婆娑的目光微微从手中抬起,愣愣地看向了他这边。

“你就是他留下的希望,他相信你能够给这里带来什么改变也说不定。你不是脑袋里有技术吗?那就用它做点什么吧。”

江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于是只是留下了这么几句淡淡的话语。

那泪水似乎是止住了,他松了口气。

“希望?”林玲呆愣着呢喃。

“没错。”

“这样啊,”林玲愣愣地望着自己双手,看着那最后一滴泪水从指间滑落。

脸上露出了一抹似是傻笑的笑意,那晶莹的眼眸渐渐开始闪烁着名为希望的光辉。

“真是没办法,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帮帮这些低等生物好了......”

卧槽?(未完待续。)

ps:今天三更吧,我先码字

南充白癜风专科医院饮酒后可服用的他达拉非宫颈炎吃什么药好

儿童汉森四磨汤的功效
南宁那家医院治牛皮藓效果好
藤黄健骨丸哪里有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