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异界之丹药宗师 第七十六章 【无声的较量】

来源: 分类:悬疑灵异 查看:2次 时间:2019年06月08日

异界之丹药宗师 第七十六章 【无声的较量】

恢复更新,上午特地去买了优盘,后面开始爆发。

-——————————————————————

虽然巫通和靳难两人平日里相处多有不待见,喜欢斗嘴,但是绝不会看见伙伴身陷危急而可以袖手旁观。当林涛距离靳难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忽然感觉身旁一股巨力传来。这股巨力实在是林涛平生所见最为强大的一股,不过让林涛略微安心的是他感觉的出来这股距离应该没有恶意,不是伤害,只是将自己推开。

林涛眉间的杀意一闪而过,虽然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可以击杀靳难,但是在眼前这样的局势之下也只能放弃,身旁有另外一名实力深不可测的斗师强者虎视眈眈,林涛无法视若无物。既然击杀不掉,林涛当即收手,不做自讨没趣的事情。

“嘿嘿,小子,给我老头我一点面子好吗?这个老家伙你杀不得!”一直坐在树枝上啃着鸡腿丝毫没有一点高手风范的斗师强者嬉笑着对林涛说道。不过林涛听的很清楚,对方虽然言语轻松,但是话却说得极重

异界之丹药宗师  第七十六章 【无声的较量】

。只怕如果自己刚才真的得手的话,对方也能很轻易的杀死自己。两次“死亡凝视”施放过后,林涛身上的斗气处于贫匮的状态,至少需要十来分钟的时间才能恢复的过来。

林涛矗立在原地,微微一笑,也不点头也不摇头,对鸡腿斗师的话不置可否,仿佛刚才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啧啧!”鸡腿斗师轻笑着,心中倒是对林涛这么能沉得住气有一丝意外,却又知道林涛这么不动身色其实是在变相的示强。不论怎么说林涛刚才也是击败了自己的老伙计,逼的自己出手其实是很尴尬的一件事情。虽然这里是冥感幽地,这里是潘多拉魔盒的空间之中,但是他依然不能像其他人一样能够对一名晚辈下手。想到这里,鸡腿斗师愤愤的用肮脏的袖口用力抹了一把嘴角的油渍,嘴上骂咧咧的道:“真的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连个小娃儿都不是对手,还要老叫花子我出手。”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鸡腿斗师的心里却在疑惑刚才那一刹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先且不论林涛眼中射出的那道红光是怎么一回事情,光是靳难一位即便是在斗师当中都是有数的高手怎么会甫一红光扫中就变成了这幅模样?思索了片刻,鸡腿斗师也是毫无头绪,不由的摇了摇头。究竟怎么一回事恐怕只有林涛的心里最清楚了。

这个时候,“死亡凝视”的作用时间终于到了,靳难也悠悠的醒转了过来,当他恢复意识的一刹那,便迅速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打量了一番自己的身体,在确定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之后才嘘了一口气。不过当他看见身边不远的地方巫通正嘴巴上叼着一根骨头的时候,立即明白了所有的事情,下一刻,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知道巫通既然出手了,那必然是自己昏迷后的事情,至于自己昏迷后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能够逼得巫通出手,不用想也知道了。

想到这里,靳难的脸色异常的难看。当对面那小子眼放红光的时候,他就预感到不好,虽然对那道红光不甚了解,但是却能本能的感应到其中的危险。果不其然,就在红光扫中自己的那一刻起,似乎自己的意识便随着消失不见,脑海一片空白,什么也不记得。

靳难的醒来没有出乎林涛的意外,包括在场的其他林涛小队成员都有些担忧,谁都不知道这个斗师强者在受到在他看来是侮辱之后,会做出什么反应。

“小子,刚才你双眼放出的那道红光是什么?”靳难脸色异常难看的走到了林涛的身边,沉声问道,却丝毫没有一点要搬回面子报复的兆头。

“哟!输了就是输了,难不成你还想改变什么?嘿嘿,真丢人,真丢人……”林涛还没说话,鸡腿斗师却在一旁像是在自言自语,其实谁都听出来这是在膈应靳难。

林涛不禁觉得莞尔,眼前这两位斗师强者的个性实在是古怪的很,一点也不像其他那些高手,丝毫没有一点高手风范。明明两个人感情身后,互为同伴,可是却片片要嘴巴上不饶人,实在是让人琢磨不透。

“哼!”靳难被巫通膈应的实在难过,一时又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气的脸成了猪肝色,最后只能重重的冷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屑。转过身来,再一次沉声问道:“小子,问你话呢,刚才你双眼放出的那道红光是什么?”一向爱面子的靳难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自己被一名在他看来只有区区大斗士级别的菜鸟给打败。

“你是来报复的吗?”林涛十分冷静,淡然一笑,丝毫不将靳难那咄咄逼人的气势放在眼里,却是转开话题问了一声。

“哼!老子我有那么低劣吗?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伤害你一根毫毛。”靳难冷哼了一声,脸上摆出了一副不屑的笑容,和上一次的不屑不同的是,他不屑的是林涛的说法,以至于情急之下,“老子”都喊了出来。“输了就是输了。我承认小看了你,但是就算是输也要输的心服口服,所以我要知道那道红光是什么?为什么我的意识会全无?”

靳难的一番话倒是让林涛一些意外,略带赞色的点了点头,“只不过是我家传的绝学罢了。”

“嗯?”靳难好歹一把岁数的人了,自然不太相信林涛的话,那肯定是随口说出来敷衍他的。但是即便是知道在敷衍自己,他也没什么办法,毕竟之前自己已经信誓旦旦的说好不再报复。

“嘿嘿,老伙计,难道见你吃一次憋啊!不容易,不容易。”巫通一脸嬉笑着又埋汰了一句靳难,气的靳难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哪知道他却是这样,巫通越是高兴。“啧啧,小伙子不错,我看好你!”调侃完靳难之后,巫通转过头对林涛笑着说道,这句话却不像是之前那般嬉皮笑脸,带着点正经的意味。“你们放心,我们和那些潘多拉魔盒空间里的其他斗者不一样,他们可以做出一些自降身份言而无信的事情,而我们做不出来。对你们一群无冤无仇的小娃娃下手本来就已经违背良心了,输了再来报复的事情我们做不出来。靳老头,虽然颇爱面子,但是也最要面子。不会为了一场胜负,将自己几十年来努力塑造的形象毁掉。放心吧。”说完这话,巫通也不理林涛等人的反应,径直转过身去,啃着手中的鸡腿和靳难并排走远。

在场的林涛等人都是一脸惊愕的看着这两个行为古怪的斗师强者,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有一点是没有疑问的,那就是两人的无论言行如何怪异,但是秉性绝对是好的。

“这样的人在如今的潘多拉魔盒空间当中真的是难能可贵。”望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疆无边不由的唏嘘感叹到。现如今的潘多拉魔盒中,斗者们已经丧失了他们的本性,为了活着而活着,自然要去杀掉一切会成为自己阻碍的对手。在这一点人,林涛等人都不能免俗。而巫通和靳难两人即便是在这个鬼地方,依旧和在外面世界一般无二,本身就是一件很可贵的事情。

林涛笑着走到了疆无边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道:“这么快就为人家说起好话来了,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差点被靳难的三道斗气化刃杀死。”

“可……可……可是!”疆无边被林涛的话噎的半天找不到反驳的话。

“别可是,看看火位的伤势。”两人走到火位的身边,发现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此刻正咧着个嘴巴看林涛和疆无边两人斗嘴当是在看笑话呢。

林涛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没死?”

“……”本来还以为自己和一名斗师强者中的高手对拼斗气是一件很有面子事情的火位顷刻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无语了。半晌之后才吭哧吭哧的答复了一句:“死不掉,只不过都是些小伤,几天就好了,现在又有老大你的那些灵丹妙药,好的可就更快了。”

火位一直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佩服比自己实力强的,所以在知道林涛的实力之后,很是大大方方的叫起了林涛为老大,对此林涛也没有拒绝。

“你没告诉我这小子一战斗起来就像是一个疯子。”林涛望向了一旁的水同。

水同白了林涛一眼,道:“你也没问。”

“……”

“以后麻烦对敌的时候长的脑子好嘛?明知道面对的是斗师强者,竟然还傻头傻脑的冲上去和人对拼斗气。我承认你体内的斗气的确是很磅礴,但是和斗师强者比较起来还是不够看的。别打疯了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火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于林涛的建议不置可否,对此林涛也只能无奈。心想着这一回算是没有白废,居然鬼使神差的找到了这小子的软肋,竟然对鸡腿有着变态的执着,说不得自己以后要好好利用起这一点来。想到这里,林涛就自得的坏笑了起来。

可怜的火位突然间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扯动了身上的伤势,疼得龇牙咧嘴,转而狠狠的咒骂道:“他妈的,谁在背后说我坏话!”

……

疆无边一直面带微笑的看着林涛,心中感叹,现在的林涛越来越有“魅力”了,也愈加的成熟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