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奇幻

光明之旅五假道伐虢

来源: 分类:奇幻 查看:1次 时间:2019年09月17日

一切安排完毕,虬弑魔按时向程傲雪汇报训练情况。程傲雪听完,说道:“前几日,文琅捎回一封信,写信之人是安插在狼无形身边的密探。消息绝对可靠。狼无形勾结英笑天,即将攻打蓝雾之域。我想趁绿雨兵力空虚之际,偷袭鹰翼城。”虬弑魔道:“机会确实难得,不过……”程傲雪问道:“统领,有何顾虑?”虬弑魔将顾虑和盘托出,倘若绿雨之域有所警觉,预先采取对策,效仿古人的空城计,而橙雪大军涉水远伐,一旦进攻受阻,很容易遭受夹攻,想要及时回撤,只怕就很难了。程傲雪坚决地说道:“不战则已,一战必破釜沉舟。你的话很有道理,战事不可轻率,先周密而后行之。”虬弑魔道:“无论战与不战,我都会督促军队加紧训练,随时进入战备状态。”程傲雪欣然一笑,说道:“如此甚好!还有一事,早上我收到消息,蓝雾之域的老王驾崩,新即位的蓝王,名叫‘原非恨’,听说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老蓝王优柔寡断,以致联盟迟迟未成,如今狼无形即将举兵进犯蓝雾,我们可以利用吊唁老蓝王的机会,说服原非恨,晓以利害,尽快达成共识。”虬弑魔毛遂自荐。程傲雪心想,联盟大事,委托虬弑魔,那是再好不过的。于是,传令国库准备黄金五百两、白银一万两、珠宝十大箱、皮革一千张,作为祝贺新蓝王即位的礼物。

虬弑魔率领几十名亲兵押运车队,向着南方而去。渡过乌河,来到蓝雾之域的边城,出示使者牌及国书,顺利入境。蓝雾之域多山路,崎岖难行,车队行进缓慢。看着崇山峻岭,地势诡异难测,虬弑魔提高大家休息时兵器不离左右,提防强盗袭扰。众亲兵轻松自如,纷纷笑道,哪个毛贼敢抢官家货物?那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领路车夫叙说,前方有个岈石口,是通往蓝雾之域灵猿城的必经之路,经常有强盗出没。因大山连绵,容易运动藏身,官兵几次剿匪,收效甚微。

走进茂密的林间,鸟鸣蝉噪,幽静更深。走了大半天,大家都有些疲倦,虬弑魔命车队原地休息,一名亲兵特别活泼,讲起笑话来,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前仰后合。正欢笑间,飘来一阵酒香,从旁岔路口赶来一架运酒的马车。虬弑魔拦住,问道:“这酒多少钱一坛?”运酒车夫道:“这酒不卖。”虬弑魔心想:这酒家是想索要高价吧?天气这么热,大家眼巴巴盼着解渴,贵一些也无所谓了。便说道:“我出两倍的价钱。”运酒车夫道:“官爷,不是我不卖,这酒是人家订货,我要赶着去送。”虬弑魔道:“既是订货,那只卖我两坛,分与兄弟们润润喉咙。”运酒车夫连连摆手,说道:“不可,不可,只怕卖给你两坛,我的脑袋就搬家了。”虬弑魔笑道:“酒家此言太夸张,只是卖酒,又不是卖命,谁要你的脑袋干什么?”运酒车夫解释道:“官爷有所不知,这酒是送给岈石口大脚婆婆赫拉纳的。”虬弑魔一听岈石口,顿时怒道:“这酒卖与强盗,却不肯卖与我们,是何道理?”运酒车夫道:“官爷是过路的?不知大脚婆婆赫拉纳的威名?远近百里,谁不惧怕她?就连军营的长官也忌惮三分,奈何不了她。”众亲兵听罢,个个气愤难休,小小蟊贼竟敢这般横行霸道。虬弑魔喝道:“要是别人的也就罢了,大脚婆婆赫拉纳的,我替她收了。”一声令下,亲兵一拥而上,搬下几坛酒解渴,其余全部砸烂。运酒车夫失声痛哭,不知如何是好。虬弑魔扔过几两银子,说道:“这是你的酒钱和路费,以后到别处卖酒谋生,别再伺候强盗了。”运酒车夫揣好银子,赶忙掉头而逃。押运车队马不停蹄,很快到达岈石口。正欲穿过两山之间的夹道,忽传号角大响,从山坡上冲下无数强盗。虬弑魔虽有心理准备,但见强盗人数之多,装备之精良,还是大吃一惊。手执九环钢刀,静观其变。强盗左右列开阵势,中间站出一个老太婆,面目狰狞,身披红色大氅,光着两个大脚板,脚板大出常人两倍。只听她尖笑道:“当真是一块肥肉啊!”虬弑魔问道:“你就是大脚婆婆赫拉纳?”老太婆道:“乖孙既然知道婆婆名头,那就放下东西,快滚。婆婆只求财,不坏孙儿性命。”虬弑魔大怒道:“大胆贼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拦路抢劫?”大脚婆婆赫拉纳厉声道:“你不想活,就别怪婆婆脚下无情了。”话音未落,展开大氅,从山坡飞下,两个大脚板直蹬向虬弑魔的面门。虬弑魔将九环钢刀一横,以不变应万变。大脚婆婆赫拉纳一收脚,踢向刀身。虬弑魔感觉虎口发麻,九环钢刀险些脱手,暗暗惊叹:“好大的脚力啊。”大脚婆婆赫拉纳一落地,用力一扫,“喀嚓”将马腿踢折,战马一栽,虬弑魔腾出马身,使出“力劈华山”,千钧之力,凝于一刀,大脚婆婆赫拉纳急忙后退,虬弑魔趁势连出狠招,逼得大脚婆婆赫拉纳穷于应付。一番较量,大脚婆婆赫拉纳道:“孙儿有两下子,这次婆婆倒是眼拙了。”大脚婆婆赫拉纳见毫无优势可言,一时难以取胜,便下令强盗开始劫货。众多强盗忽喇喇似潮水涌来。亲兵奋勇抵抗,誓死保护货物,无奈寡不敌众,眼看货物即将落入强盗之手。

忽然,天空飞来无数鹰雕,齐唰唰俯冲下来,叼啄强盗的眼睛。四面八方奔来虎豹罴狼,黑压压不计其数,蔚为壮观,一股脑扑向强盗,如风卷残云。一时间,血肉横飞,尸骨遍地。强盗呼爹喊娘,魂飞魄散,四处逃逸。大脚婆婆赫拉纳大惊失色,一溜烟往山上跑去。虬弑魔从未遇见这等怪事,为何鸟兽只攻击强盗,而不攻击自己和官兵。正思考着,从林中走出一个俊朗的青年,横吹玉笛,刚才凶猛无比的鸟兽,一下子变得异常温顺,渐渐散去消失。青年走到虬弑魔身前,问道:“兄台大名?可曾认识石琢璞?”虬弑魔道:“在下姓虬,名弑魔。与石二弟为生死之交。”青年拱手道:“虬大哥,小弟失礼了。”虬弑魔问道:“你是……?”青年道:“我姓狄,名莫达。与石琢璞同出师门。前几日,他传书告诉我,根据紫荧石传来的信息,你很可能要穿越岈石口,必然遭遇大脚婆婆赫拉纳,为了减少麻烦,特嘱咐我前来,助点绵薄之力。”虬弑魔连忙道谢,心中百感交集,石二弟不但馈赠紫荧石,而且时刻惦记自己,在危急时刻,还委托这位狄兄弟前来相助,这番情意,当真厚重。狄莫达道:“石琢璞忙于采炼石头,不得空闲。他说,一别数月,甚是想念,望虬大哥耐心,不出三个月,一定前来相见。”虬弑魔道:“烦劳狄兄弟转告二弟,大哥也甚是思念他,采炼石头非一日之功,不可过于劳累,好好保重身体,希望早日相聚!”狄莫达欣然应诺,并陪护车队走出岈石口,方才告辞。车队前往蓝颐宫,护城首领见橙雪使者威风凛凛,急忙派出一队人马鸣锣开道,百姓路人一概避让。蓝颐宫已由老王驾崩的悲哀,转为新主即位的喜悦。虬弑魔呈上橙王的亲笔御书,以及礼品清单。原非恨阅后,对橙王礼节周全深表赞赏,并赐虬弑魔一双金马靴,以做押送之酬劳。虬弑魔道:“蓝王圣明,知晓大局错综纷纭。橙王为保友好域族不受欺凌,建议结成联盟,一致对外。如今形势已迫在眉睫,不知贵域为何迟迟没有回应?”原非恨道:“先王大行之前,疾病缠身,无法料理域族大事,故而耽搁了。”虬弑魔道:“狼无形声称,黄风重宝被蓝雾据为己有,所以欲借橙雪之道,行不义之举。橙王岂能让阴谋得逞?特遣使者前往,声明立场,拒绝借道。”原非恨道:“狼无形一派胡言,借口大动干戈,我域国宝无数,何曾贪一针一线?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真是岂有此理,当真以为我怕了他不成?”虬弑魔有意激发原非恨的联盟决心,便说道:“狼无形借道不成,暂时打消恶念,很大原因在于顾忌蓝雾先王德高望重,威武神勇。据密探传报,狼无形闻听老王仙驾,已然准备强渡乌河,准备进犯贵域。显然是不把即位新君放在眼里。”原非恨不怒反笑道:“人人惧怕狼无形,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三头六臂?”虬弑魔心想:初生牛犊不怕虎,只怕刚猛有余,而谋略不足。此时,内臣来报,昨夜黄风之师以闪电之势,强渡乌河,采用火攻,攻陷边防重镇金牛城,熊熊大火蔓延不绝,火光通天,亮如白昼,一夜火势仍未衰减。狼无形下令大肆屠城,整个金牛城血流成河,尸积如山,其状惨不忍睹。

原非恨一听奏报,脸色陡变,自言自语道:“我金牛城固若金汤,怎会如此不堪一击,难道狼无形真的生出钢筋铁骨了?”猛然起身,在桌前踱来踱去。虬弑魔也震惊了,边防重镇大概疏忽大意,被打个措手不及,按照常理,以一城之力抵抗,不致速败。莫非狼无形又借助巫术?

原非恨终于下定决心,说道:“你回去告诉橙王,我同意结盟,不过盟主由谁担任,还要各域商议。”虬弑魔完成使命,书写一封信函,将出使情况及蓝雾边防金牛城被掠的消息,详细描绘一番,命亲兵先行返回橙雪之域,自己则绕道东北方向,直奔南阳湖。南阳湖烟波浩淼,景色美丽怡人。湖上白帆点点,水鸟尽情嬉戏。虬弑魔骑在马上,望着前方一片平展,心想:原来南阳湖这么大,欲寻打铁铺,唯一的办法,只能顺着湖边走。打制铁器,是为了买卖交易,想必在人烟稠密的地方。行出两三个时辰,看到一座巨大石碑,“南阳镇”三个大字,赫然醒目。走进镇子才发现,各种商铺、酒楼、集贸市场一应俱全,其繁荣丝毫不逊灵猿城。虬弑魔下马,进入一家酒楼,吃些酒菜,然后顺着街巷前行。只听见拐角处,传来“叮叮当当”的打铁声。虬弑魔精神一振,循声转过巷口,果然有一家打铁铺,铺面摆着各种农用和民用的铁具。一个黑黝黝的铁匠守着火炉,正在专心打铁。虬弑魔道:“店家打扰了。”铁匠瞧了他一眼,漫不经心问道:“你要打铁,还是买东西?”虬弑魔道:“我不打铁器,也不买东西,有件事想麻烦店家一下。”铁匠似乎很失望,一边抡着锤,一边叨咕道:“既不打铁,那你来作甚?”虬弑魔对铁匠的怠慢不以为然,可能是没看到紫荧石的缘故。记得石琢璞说过,只要将紫荧石拿出来,自会有人帮助。于是,拿出紫荧石,说道:“烦劳店家把这块石头,合在我的九环钢刀之上。”铁匠眼睛一亮,立刻放下手中的活计,把紫荧石接过,仔细端详一番,笑道:“原来是自家人,你稍等一会。”说完,拿着紫荧石,走进店铺里。一会,走出一个老板模样的人,笑嘻嘻道:“壮士一路辛苦,既是自家人,我当尽地主之谊,为你接风洗尘。至于合成兵器,不用壮士操心,等喝完酒一切都会办妥,保证令你满意。”虬弑魔盛情难却,随着老板来到店铺后堂。酒菜很快备好,虬弑魔刚刚吃饱,根本没有食欲,又不忍拂了老板的心意,只好喝了两碗酒。忽感天晕地转,一下子不省人事。待虬弑魔醒来,发觉已被牢牢捆在柱子上,老板和铁匠站在身前,冷笑相看。虬弑魔清醒一下头脑,原来自己被蒙汗药麻翻,不知这二人意欲何为?莫不是一场误会?便问道:“我与尔等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要加害于我?”老板不似先前笑容可掬,换了一副丑恶嘴脸,说道:“你是谁?与石琢璞什么关系?他现在何处?”虬弑魔心想:这不是一场误会,若他们与二弟厮熟,不会这般相问,肯定别有企图。便说道:“我不过是想合成兵器,与他人何干?”铁匠见虬弑魔不肯回答,拔出鞭子,狠狠抽了数下,喝道:“快说,石琢璞在什么地方?”虬弑魔忍痛道:“我不知道。尔等小人,竟在酒中下药,真是卑鄙无耻。”铁匠恼羞成怒,扔掉皮鞭,亮出明晃晃的匕首,威胁道:“你再敢胡说八道,老子宰了你。”老板制止道:“不可坏他性命,好不容易盼到活口。”转而对虬弑魔道:“紫荧石明明是石琢璞之物,能在你的身上,说明你与他的关系不一般。只要你说出石琢璞的下落,我保你不死。”虬弑魔有意探听歹人企图,便说道:“要我说出也可以,不过我问你们,这样苦苦相逼,到底有何企图?”老板哈哈大笑,说道:“谅你也不敢不说,实话告诉你,我们是奉蓝王之命打听石琢璞的消息,只要抓住石琢璞,便可得到石魂。”虬弑魔嘲笑道:“一派胡言,堂堂蓝王岂会干下三滥的勾当?定是尔等贪心,都想得到石魂?别说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们的。”老板怒道:“大胆鸟人,竟敢戏弄于老子,好好教训他一顿。”说完,悻悻而去。铁匠一身蛮力,拳脚并施。虬弑魔动弹不得,被打得晕死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昏昏沉沉听到老板对铁匠说道:“我先去把紫荧石交给蓝王,这可是大功一件。你再想办法问问,最好得到石琢璞的消息,实在不行,就把他废了。”脚步声渐渐远去。虬弑魔睁开眼睛,浑身疼痛不止。铁匠恶狠狠说道:“老子没那么多耐心,痛快一点。”虬弑魔心想:这一劫是万难脱身了,只恨国仇家恨未报,从此不能陪伴少主左右了,死于小人之手,心有不甘啊。铁匠见虬弑魔不肯说话,抓起匕首,直向虬弑魔的胸口刺去。只听“扑通”一声,铁匠突然倒地而死,一把钢扇生生插入咽喉。虬弑魔正诧异间,一个身影蹿进房中,正是石琢璞。虬弑魔喜出望外,喊道:“二弟!”石琢璞连忙解开绳索,悲戚道:“大哥,你受苦了。”虬弑魔强笑道:“我没事。二弟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石琢璞拔出钢扇,踹了铁匠尸体一脚,说道:“紫荧石显示大哥已经到了南阳镇,我约了两个朋友,准备给大哥引见。不料,紫荧石情况异常,便知大哥在此遇到麻烦,故而急忙前来。”虬弑魔连呼糟糕,说道:“我们赶紧去追,紫荧石已被人拿走了。”石琢璞道:“大哥莫急,已经有人去追了,马上就会回来。”小心搀扶虬弑魔,走到外面。天色已晚,月光如水,街巷空空荡荡。远处两个人影,一眨眼的工夫即到身前,一男一女,男的英俊洒脱,女的娇好俏丽。石琢璞道:“我来介绍,这位是虬弑魔,虬大哥。这二位与我情同手足。大哥要合成兵器,我这一对兄嫂,可助你成功。”三人拱手幸会,行过见面礼。男子拿出紫荧石,说道:“我已取了贼人性命,现在完璧归赵。”石琢璞道:“兄长好事做到底,直接合成兵器,我代大哥谢过了。”男子满口答应。虬弑魔道:“我的九环钢刀,不知被两个歹人弄到何处了。”男子道:“普通兵器只会损坏紫荧石的属性,不要也罢。”女子道:“是啊。我们弄到一些玄铁石,正好给虬大哥打造一把合手的兵器,然后合成紫荧石,那才是锦上添花,完美无缺呢。”四个人说说笑笑,来到镇子边的铁铺。热心夫妇连夜打造合成,虬弑魔与石琢璞久别重逢,聊了一夜。

共 547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琅大学士一身是胆,独往玉蛟城,凭借雄辩的口才,使狼无形打消借道的念头。回来的路上见白衣人、黑衣人和酒鬼蔡共商夺玉石之事,为下文作好铺垫。柴雷霆归顺后一心教练,父母小孩都被接来,唯妻被掳,更生夺妻之恨。【:未名书屋屋主】【江山部?精品推荐 】

1楼文友: 09:14:51 文琅大学士一身是胆,独往玉蛟城,凭借雄辩的口才,使狼无形打消借道的念头。回来的路上见白衣人、黑衣人和酒鬼蔡共商夺玉石之事,为下文作好铺垫。柴雷霆归顺后一心教练,父母小孩都被接来,唯妻被掳,更生夺妻之恨。 喜怒哀乐,人生百味皆成文。春夏秋冬,走过四季都是诗。

肿瘤筛查抽血准确吗

青岛双鲸维生素D滴剂

青岛双鲸维生素D3价格

尿不尽治疗方法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的治疗方法
悦而维生素D滴剂好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