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玉泽九天 025 白泽遗址3

来源: 分类:游戏 查看:10次 时间:2019年06月03日

玉泽九天 025 白泽遗址3

“你们两个吵完了吗?吵完可以滚了!”幻七作为上古精灵,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蔑视。虽然它只是幻七中唯一生存下来的精灵,也是无数先辈用生命捍卫的最后一只幻七。虽然他的灵力有限,虽然他的修为不高。但是

玉泽九天  025 白泽遗址3

,以他那高贵的血统,是绝对不能让人如此蔑视的。

两个人终于停止了争吵,老女人看着幻七,一板一眼地道:“识相的,给我让开道路。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喂,你跟我的男神说话,能客气点吗?”

老女人翻了个白眼,根本就不理会小七的存在。空气之中,瞬间感受到了丝丝杀机,呼吸都变得有些冰凉起来。

老女人是个雷电系的武者,离武师之地仅有一步之遥的她。面对这只仅有六介的初级魔兽精灵,还是信心满满的。

老女人手中,是一把白色的长剑。上面镶嵌着无数的红色晶石,舞动之间。雷电交加,所过之处。尘土飞扬。

幻七乃是火属性的精灵魔兽,除了飞翔和喷火。基本上没有什么致命的杀招,火焰与雷电在空旷的山洞之中华丽丽的撞击在一起,只听得“砰”得一声,老女人与幻七身体都是一抖。但随即又站稳,两人相对而战。

老女人没想到这幻七的修为虽然不高,但杀伤力却是不小:“小七,你不要忘了,我们来这白泽遗址是干什么的,你还不帮忙。”

此刻的小七,内心世界是挣扎的的。她没有办法对幻七下手,也不会对暂时的合作伙伴老女人下手。她干脆盘膝打坐起来,对眼前发生的一切,熟视无睹。

老女人见小七并没有相帮的意思,只好再次举剑。两道身影在天空之中纷飞,电光和火光交织出一副绝美的画卷。

灵少辉和一群女人已经到了第七分支,第七分支与前面的分支都不相同。这里虽然不大,却屹立着大大小小的圆台。每个圆台之上,只能上去一个人。如果两个人同时站在圆台之上,圆台便会自动将一个人踢出局。

灵少辉和几个女人被分到了不同的圆台之上,片刻之后。霞光闪过,每个有人的圆台之上。都出现了一个对手,这个对手除了长相之外。修为,穿着都与圆台上的人一模一样。他们来了之后,二话没说就开打。在他们的眼中,似乎只有不断的攻击,生命才有价值一般。

第五层的林雪晴和连幕晨,在表面上看起来还算和谐的氛围之上。进入了第五层的闯关之地,这里有许多形形色色的钟乳石。每座钟乳石之中,都沉睡着一个标本。有些是动物的,有些是植物的。

他们接到的任务,便是将这里所有的动植物,从这些坚韧的钟乳石之中取出来。如若不然,那就只能是挑战这第五层的守关者,一个四介中级魔兽。此刻,二人正在努力的割碎钟乳石。但漫长的一个时辰已经悄然逝去,他们却仅仅只是取出了三个动物标本和两个植物标本而已。打眼看过去,还有满屋的标本等着他们取出。

已经在第三层的林炎彬和玉无痕,无疑是幸运的。这层的守关者,便是那个神魂都被小泰迪当午餐的千年强者的灵魂。如果不是那鬼东西急于就成,也不会被林炎彬这样的菜鸟吞噬。

玉无痕和林炎彬走进山洞之后,满目苍夷。一地的都是尸骨和残骸,隐隐的,还有些泛着不同光亮的石头。

“那些都是被残杀的魔兽的魔核,看来这千年的时间里。那具鬼东西,杀了不杀魔兽。只不过,那些魔核他都用于修炼了。剩下这些魔核,虽然品阶不算太低,但于他而言,已经没什么帮助了。但是对你和林炎彬而言,却是不可多得的修炼资源。”

剑魂的话,玉无痕深以为然。魔核他是拥有过的,虽然在玉泽大陆之上。魔核并非通行的货币,但其价值却并不在货币之下。有些高级的魔核,更不是货币能够衡量其价值的。

“你有空间袋吗?”玉无痕笑笑,对林炎彬说道。

“前来遗址之前,母王把她的空间袋给我了。怎么,你有用啊?”林炎彬的修为极低,再加上从小在温室之中长大。根本不知道魔核为何物,他只是觉得那些闪金光的东西蛮好看的,却不知道那些东西的价值几何。

“你看到那些闪着金光的石头了吧,那些都是魔兽的魔核。要说咱俩能来到这里,多半都是靠你那逆天的运气。这样,你我都是空间袋的人。咱们一起捡,捡多少算多少。”以玉无痕现在的修为杀了林炎彬独吞这里的东西都不是问题,但玉无痕内心深处。早已认定了林炎彬这个兄弟,别说是这点魔核了。就算是金山银山堆在他面前,他也是不可能出卖兄弟的。

“好啊!”

这边两个人还在商议这批东西如何分配,那边,小泰迪早已按耐不住了。只见那小东西,就像是吃糖豆一般。一颗一颗的魔核进了它的肚子,只能看到它的肚子越来越大,却始终不见它吃饱停下来。

这样一幅诡异的画面,玉无痕早已习惯。只是我们翩翩公子林炎彬,有些接受不了。看着小泰迪那个样子,林炎彬就莫名的牙疼。

“它就那样,我们快点捡。不然一会,都得进它肚子。”玉无痕无奈笑笑。

玉无痕和林炎彬这边,可以说是顺风顺水。第九层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只见幻七的火柱在半空之中斗然冲天而起,片刻之后,快如闪电。竟是从老女人的头顶正上方急急而来,火柱还未靠近老女人。只见老女人衣裙飞扬,周围雷电大作。

老女人毫不惊慌,丝毫没有退避的意思。左手运气抵抗火柱,将其往一旁散去。右手聚力,顿时雷电如雨。幻七的火柱在瞬间凌乱,幻七的身体在雷电之中抽搐,眼看就要魂飞天外。

此刻,小七再也坐不住了。她的长剑飞驰而来,老女人怎么也没想到小七会在这个时候倒戈相向。本就灵气耗尽的她,生生受了小七一剑。

“你已经赢了,何必赶尽杀绝!”

老女人的肩膀被小七洞穿,本就灵力耗尽的她。再无力气抵抗,看准了正前方通往第八层的台阶,飞身而去,消失在第九层。老女人消失之后,那晶莹剔透的台阶也消失在第九层。原本绝美的台阶,凭空消失,仿佛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你没事吧?”小七将幻七抱在怀中,幻七在小七的怀里抽搐着。

幻七全身冰凉,只觉得灵魂被召唤,随时都会离开它的身体。虽然内心极度渴望被关怀,却还是倔强道:“不,不用你,不用你管。”

小七本就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对于别人的眼光。她想向来都是不在意的,尽管幻七在如何不愿意要她管,她也还是管定了的。

老女人上了第八层之后,整个人再也支撑不住。头重脚轻,就这么在第八层沉沉地睡了一觉。

第七层之上,无数圆台中的一个。灵少辉反手拔尖,平举胸前,目光始终不离对手手中的剑。

他能感受到,对手的修为竟是与他持平。他能感受到,那把可怕的剑!

对手如同一个没有生命的行尸走肉一般,他双眼呆滞,憔悴的脸上写满了身经百战,写满了毫无生机,写满了噬血。

此刻,对手手中的剑已经出窍!

对手铁剑迎风挥出,一道乌黑的寒光直逼灵少辉咽喉。剑还未至,森寒的剑气已刺破北风。

灵少辉脚步一滑,后腿七步。整个人,几乎快要掉下圆台。

对手手中的剑,随即变换。此刻,已笔直刺出。

灵少辉以退无可退,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灵少辉长啸一声,冲天而起,手中的长剑化作一道霞光。此刻的灵少辉,早已与手中的长剑合为一体。

逼人的剑气,使得空气之中,多了几分无形的威压。对手双臂一震,已掠过冰寒剑气,随着灵气纷飞。

对手连连长啸,凌空翻腾。本是一剑,却在此刻突然化作无数光影,朝着灵少辉当头洒来。这一剑的威力,足以让灵少辉心寒。

灵少辉方圆三丈之内,都在剑气的笼罩之下。没有任何方向性的闪躲,几乎没有闪躲的可能。

灵少辉手中的剑,在万千霞光剑影之中。在无数寒冰的剑气之中,找到了那万中挑一的缺失。就在那一瞬间,对手勾勒的漫天剑气还未消散。灵少辉站在血雨之中,双手将长剑平举胸前。

对手手中的剑,已经断裂成了无数碎片。剑还在对手手中,但对手腰间那剑指般粗细的血洞,已为这场战斗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第五层之上,林雪晴和连幕晨的耐心已经消磨干净。手中的长剑和长鞭,无声的抗议着不断的消磨。

林雪晴坐在一块已经被消耗得差不离的钟乳石之上,看着兢兢业业的连幕晨。心中多了几分甜蜜,几分无奈,几分烦躁。

脑子里一道灵光闪过,木系,土系,钟乳石!林雪晴扯唇浅笑,那迷人的微笑,虽融化了天地,却不曾走进连幕晨的内心。

“哎,别忙活了。你过来,过来啊!”林雪晴将连幕晨叫到身边。

只见,林雪晴在片刻之间调动土元素。尘土飞扬,整个大地就像是要地震一般,不断的翻滚着。

突然之间,连幕晨像是明白了些什么。他也开始慢慢调动空气之中的木元素,他两一个土元素,一个木元素。本就是绝配,单独作战看出来什么端倪。但若是合在一起,却是全天下最好的拆迁队。

土元素和木元素在空气之中舞动,两个人之间的默契也是越来越好。耳鬓厮磨,无数的钟乳石在瞬间被击飞,翻滚。里面安静躺着的标本,如同一个个顽皮的孩子一般。蹦蹦跳跳的,从钟乳石那千年的封印之中解封。

两个人玩得不亦乐乎,将整个第五层搞得乌烟瘴气。打眼看过去,尘土飞扬。空气质量比七级雾霾还要严重,尘土之中,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