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天道巫神第一百六十五章顓頊zhunx古廟

来源: 分类:历史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11月12日

  天道巫神 第一百六十五章 颛顼(zhuān xū)古庙

  陆仁轩坐起身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小黑抱开,第二件事情就是用袖子擦自己的脸

  楚玲玲抽出了一张湿巾,冲着小黑一招手,小黑便跑到了她的怀里她抱起小黑,然后把湿巾递给陆仁轩说道:“陆哥,你用这个擦一下脸”

  冬瓜道:“这个小黑还真是只喜欢你们一家人,我连碰一下都不行”

  陆仁轩擦干净脸上的唾液,说道:“没办法,这个小黑估计只喜欢帅哥和美女,对你这种人不感兴趣的对了我昏迷了多久”

  冬瓜抬起了左手手腕,不过他手腕上并没有手表,当然了这并没有影响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他伸出三个手指头,说道:“老陆,你可是昏过去足足这个数,可把我们的楚小姐吓坏了,差点又要脱你的裤子”

  陆仁轩问道:“三天”

  冬瓜道:“是三分钟三天三天我们早就走了,谁管你当然了楚玲玲可能会不离不弃的”

  楚玲玲道:“冬瓜你别胡说八道”

  冬瓜道:“我哪里胡说了,刚才老陆倒下去的时候,我看到你急的都快哭了是吧,楚老大”

  楚法邱被冬瓜一问,连忙咳嗽了一声,没回答冬瓜的话

  冬瓜说道:“你看,你哥都尴尬的只能用咳嗽来掩饰了”

  楚玲玲道:“你再胡说,我让小黑咬你”

  小黑听见楚玲玲叫它的名字,似乎感受到楚玲玲对冬瓜有意见,冲着冬瓜“喵”的叫了一声

  冬瓜被它的叫声萌道,连忙道:“这么快就和你们站到一块了,行,真有你的”

  小黑没有理会冬瓜,身子一蜷,窝在了楚玲玲的怀抱中,活像一只可爱的小宠物

  陆仁轩站起身来,打了打身上的土道:“好了,只昏过去三分钟

  ,比以前强多了不过我感觉施展完这个巫术后,身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抽空了一般,恐怕我不能再次施展巫术了”他心里似有感悟,把自己想象成一个透明的容器,用“内视”功能仔细的在身体内查找了一下,发现原来能感觉到的红色光芒已经消失不见了他想了一下,决定暂时隐瞒自己身体里的秘密,因此他并没有说出来,只是把自己的感觉说了一下

  楚法邱道:“这个大厅应该是囚禁天女的,不过想必天女早就离开了当年估计天女把小黑也压到了这个地方,而咱们现在把小黑放了出来,下面该想想如何出去了,这个宫殿可是最后的建筑了,如果这里没有出去的线索,那么咱们还得再去寻找”

  陆仁轩突然想起一个事来,便问道:“对了冬瓜,我记得你说过墙上的画有不对劲的地方,既不是画风问题,也不是太逼真了,你当时话没说完就被小黑给打断了,那时候你想说什么”

  冬瓜恍然道:“我说怎么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说呢,刚才被打断差点给忘了我想说的就是这面墙上的画”冬瓜指着那一副巨大的画说道

  “我没觉得有太过不同的地方,你觉得这幅画哪里不同”陆仁轩问道

  冬瓜道:“你们都没看出来吧,这倒不是画的问题,而是画的内容诸位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你们知道这幅画画的是哪里吗”

  陆仁轩摇摇头道:“没见过,这是什么地方”

  楚法邱和黄皮等人纷纷表示没见过此地

  冬瓜得意的说:“你们去过各种大城市和景点,对这个小地方不知道并不为奇,其实这个地方是聊城的闫寺镇申李庄村”

  “申李庄村没听说过一个村落而已,你怎么这么肯定”陆仁轩问道

  “你看到这个地方了没”冬瓜用手一指画面中的一个建筑,道,“这个是聊古庙,也就是高阳氏陵,我去过那里,所以印象深刻”

  陆仁轩道:“照你这么说我们还在聊城了那个聊古庙是什么东西”

  冬瓜道:“这你可是问对人了你知道颛顼这个人吗”

  陆仁轩道:“我记得历史课本上有,颛顼不是上古帝王之一吗”

  冬瓜道:“没错颛顼是上古帝王,轩辕黄帝之孙,因建国于高阳,故号高阳氏,在位七十八年”

  “但关于他死后墓葬于何处,历来说法不一《一统志》载:‘帝颛顼高阳氏陵有二:一在开州,一在东郡城西北二十里……在东郡者有庙,民间称‘聊古庙’是也’东郡指的就是聊城的旧称东昌”

  “当然了这个颛顼墓是真是假,无人敢断言,但文物考古调查,聊城的这个颛顼墓是一个古化遗址,为方形高台地,暴露面积500平方米,为黑灰土堆积遗址表面散布着不少陶片,可识器形有龙山文化时期的罐、杯、南瓦、豆、盆、殷代的鬲,周代的绳纹筒瓦等,属龙山文化至商周时期的遗址”

  “在颛顼墓南,有一座用以祭祀颛顼的庙宇,名‘聊古庙’,又名‘聊王庙’、‘颛顼庙’当然了这个庙在1945年就被毁了,大概是盗墓贼的缘故”

  陆仁轩道:“不过,咱们知道这个并没有用呀,无非是知道这个残庙而已”

  冬瓜道:“知道了地方就好办了,你们没有发现这个画中的雾气是飘动的”

  “啊”众人都吃了一惊,凑上前来,果然发现白雾轻微的飘动着

  陆仁轩道:“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没想到冬瓜这么粗心的人,居然会有这么细致的时候”

  冬瓜道:“老陆,我怎么听着你的话有点讽刺的意思,完全不像是在夸我呢”

  陆仁轩道:“夸不夸的有什么要紧,关键是咱们怎么出去”

  “怎么出去我怎么知道”冬瓜无奈地说,“我只是发现了这一处画面的不同而已”

  “我知道怎么出去”一个声音传来

  陆仁轩转过身来,对着楚法邱道:“楚哥,你知道怎么出去”

  楚法邱一脸茫然道:“我怎么知道”

  陆仁轩一愣,道:“刚才不是你说你知道怎么出去吗”

  楚法邱道:“我啥时候说话了”

  “是我说的”一个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

黑河男科医院哪家好
上海中佑肛肠医院在线挂号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得花多少钱
猜你喜欢